取年年有余的寓意

2020-11-20 21:51

故乡和现在居住地相隔千里,但喝腊八粥的传统不变,这些温暖的节日,在寒冷的冬日里让人怀念。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高慧霞

近年来,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传统年俗越来越淡,而像腊八粥这样的习俗,已经在很多农村渐渐消失了。“现在的年轻人对于很多老习俗都不感兴趣,比如做腊八粥,费时费力不说,很多年轻人也不习惯。”永登县柳树镇文化站负责人童倬对于这种现象深有感触。

腊八节后,家人也忙着准备年货,过年是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现在嘉峪关市民过腊八节更多样化,有千人共品腊八粥,有社区为孤寡老人送粥。腊八粥除了供佛和家人喝,小区一些狗猫也会在腊八节吃腊八粥。腊八粥每家所放材质都不一样,多则十几种,形形色色口味各异。而城区边缘的村民制作“腊八粥”所用之物更丰富,几乎包罗了农民劳动所获一切果实,在腊八当日举行祀神祭祖活动,纷纷到寺院上香、诵经,并用腊八粥供佛及众天神,用各种庆祝活动表示劳动者自己享受丰收后的喜悦,并告诫人们不要懒惰,养成勤俭节约的好习惯。

腊八节,武威人不仅食“素腊八”,还有吃大米稠饭、扁豆饭或稠饭的做法,煮熟后配炸馓子、麻花同吃,民俗叫它“扁豆粥泡馓”,地域风味尤其浓厚。

武威的“素腊八”,通常配以丰富的杂粮食材,再配上当地传统特色的雀舌、香头子面、绿菜等,不仅有助于消化,而且食之口颊留香,印象深刻。“素腊八”的杂粮食材多达八到十种,如红豆、脑核豆、黄豆、青豆、扁豆、豌豆等,做腊八饭前,提前半个月备料,采用当年的新鲜食材。各种杂粮,提前两三天摘捡,慢火煮至糯软后,食用前才正式下锅烹饪。

据敦煌研究院资料显示,腊八节最初作为释迦牟尼证悟的日子是属于佛教节日,后来逐渐演变成现在的“喝粥节”。燃灯供奉,沐浴更衣,熬煮施粥,狩猎腊祭……腊八的种种仪式,和现在敦煌现实生活中腊八粥寄托的情愫大概是类似的——温暖、美好,充满希望和阳光。腊八节最初的故事是这样的:释迦牟尼佛离宫多年,在森林荒野中寻师访道。多年的粗食苦行,使他形销骨立,虚弱已极。在觉察到极端苦行不能获得证悟后就停止折磨自己。他沐浴更衣,接受了牧牛女为他供献的乳糜。进食后体力恢复、气色转佳。这段事迹,不但是悉达多放弃苦行、实践中道的重要转折,也意味着离群索居的“准佛陀”终究需要回到世俗社会中,在凡人之力的帮助下超越自我。牧牛女奉献乳糜的故事,被载入佛经广为流传,甚至影响到我们今天的日常生活。在接受乳糜之前,释迦牟尼佛在尼连禅河沐浴全身,洗去污浊,所谓“浴佛”,便由此而来。现如今在敦煌过腊八节已显得十分普通和世俗,腊八这一天,敦煌人都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用红豆、黑豆、绿豆、扁豆、芸豆、大米、小米、黑米、花生等加水一锅煮,也不在乎多一样或少两样的,并没有严格的讲究,全都看自家的条件而定。热乎乎的八宝粥也许能喝上数日。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刘学智整理

腊八,最初被称为是如来佛成道的佛教节日,腊八粥就是佛粥。传说释迦摩尼修行时,艰难潦倒,挨饿多日,一个好心的牧牛女赠予粥食,祝他修炼成佛。后来,一些寺院僧人在每年的腊月初八,举行佛事活动,施放七宝五味粥,以此弘扬佛法。虽然是传说中的洋节,但融入了浩瀚的中国文化大洋中,风格迥异的腊八习俗已经变成了中国传统春节文化的一个元素被一代代传承下来。严格意义上说,腊八不是传统的民俗节日,但各地都有吃腊八粥的习俗。有民俗研究者这样说,和汉民族众多习俗一样,腊八粥的背后更多体现的是中国移民文化的交融和延伸。老兰州人的开年饭是从腊八粥开始的。腊八粥的主料主要以大米、糯米、黄米、小米为主,一些地方也以小麦、玉米为主料,辅料则包括黄豆、红枣、杏仁、葡萄干、百合片等,勤劳的主妇连夜用文火慢熬,一定要在天亮前煮好成粥,再加入白糖、蜂蜜等佐料。天亮时先祭祖先神灵,再祭户庭土地,并将腊八粥涂抹在灶间、院门、井台、棚圈等处,一为避邪驱祸,二为祈求五谷丰登。祭祀完毕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腊八粥。兰州人吃腊八粥还有两个比较独特的习惯,一是开粥时间越早越好,预示来年收成好,庄稼成熟得早;二是腊八当天要有意识地留些剩粥,因为腊八粥黏黏糊糊,取“年年有余”的寓意。

在兰州很多地方,腊八当天除了吃腊八粥外,就是这一天要大扫除,搞好房前屋后的卫生。对于农民来说,腊八一过,就意味着年要来了,这是庄户人最清闲也最舒心的日子。腊八是过年的开始,从这天起,农民们就为这一年做个了结。不管腊八粥的习俗能传承多久,对农民来说,能够在腊八这天吃一碗香甜可口的腊八粥,就是对来年五谷丰登、风调雨顺的最大祈求。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瞿学忠

传统的武威“素腊八”,不仅要分享给亲邻,还要留有剩余。寓意连年有余、来年吉祥。兰州日报社全媒体记者雒焕素

腊八节前一晚,母亲会搜集家里所有豆类,黄豆、黑豆、小米、红豆等用盆浸泡,第二天等我们醒来,母亲已经熬好粥,然后把面丁下在粥里,这样我们就能喝一顿热气腾腾的粥了。喝粥时,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我和四个姐姐争先恐后,那时,家中粮食短缺,只有过节时,我们才能喝一顿丰富的粥。母亲不停地从锅里舀到我们碗里,一家人其乐融融。